欢迎访问浙江医药高等专科学校!
当前位置: “不穿法袍的法官”怎样审案?--div-------div class=-article-subtitle mT20--市第一法院人民陪审员做“第三只眼睛”监督审判,去年参与审理案件近5000宗近期将实施“倍增计划”补充新血液,他们需要具备什么素质,将担当什么工作呢?--div------div----- - 极速3D第六例输入性寨卡病毒感染病例确诊--div-----------div----- - 正文

当年日军炫耀照 见证侵占中山史--div-------div class=-article-subtitle mT20--市博物馆收藏两辑《支那事变画报》 日兵持枪站于“中山县政府”前--div------div-----

来源:纪委办公室     审核人:胡忠喜    时间:2019-10-23作者:徐新梅    点击:    

当年日军炫耀照 见证侵占中山史

市博物馆收藏两辑《支那事变画报》 日兵持枪站于“中山县政府”前
1《支那事变画报》的封面. 2《支那事变画报》内页,照片上方注明有"中山入城"字样 3一名持枪的日本士兵站在一小山地上,远处可隐约看到烟墩山上的阜峰文塔. 6日军大批人马行走在孙文西路. 7日军行军向石岐进发的情景. 4两名日军身后的牌坊柱上,可见"中山县政府"字样. 5日军从一个牌坊穿过,牌坊已无处可寻,有中山老人认为可能是当年的学宫(如今的人民医院). 8日军在民宅搜刮百姓物资. 9日军在五桂山山脉行军的情景.两名持着刺刀的日本兵站在“中山县政府”的牌坊前;一名刺刀上挂着“膏药旗”的士兵站在山坡上,背后可看到远处烟墩山上的阜峰文塔;两队打着军旗的日本兵走过挂有“福如腊味”牌子的骑楼街……这不是在中山拍抗日战争片,这是日军侵略中山的史实图片——记载了1939年10月7日至10日(亦有资料认为是10月4—7日),史称“石岐三日沦陷”的情形.拍摄这些日军侵华铁证的不是别人,正是日军随军记者,当年他们把这些照片刊登在《支那事变画报》上,炫耀战绩,宣传军国主义.[ZSPFSIGN]在抗日战争爆发77周年之际,我们再仔细地看看这些照片,铭记历史,不忘国耻.石岐三日沦陷图昨日,记者在市博物馆见到两本《支那事变画报》的扫描件,分别为第六十九辑和第七十辑.这两期的发行时间在1939年.从建筑物的“中山县政府”、“中国国民党中山县党部”字样,以及烟墩山塔等可断定这是在石岐.许多图还配有日文如“中山市入城——南支”、“海军部队”、“中山占领”等字样.中山县曾有两次沦陷.第一次是1939年10月,第二次是1940年3月.从画报封面的出刊时间来看,这些图片应是石岐首次沦陷后日军进城所拍的图片.这两画报是由中山一收藏者在多年前捐赠,除了日军占领中山的图片外,还有日军入其他城市的相关报道.三日后突然仓皇撤退据我市文史研究者黎一乐编著的《中山抗战初期史料考述》,1939年,在广州以及广东周边已经沦陷的情况下,中山县孤悬敌后.全体军民经过两次艰苦的横门保卫战,击退了想从海上登陆的日军.但敌我悬殊,10月6日日军再次出动飞机40多架、炮舰10多艘和汽艇、胶艇400多艘,军队6000多人,伪军500多人,铁壁合围中山.10月7日,中山守军撤出县城进五桂山区.7日下午,日军进入县城石岐,100多艘敌舰在岐江河天字码头会师.进入石岐后,日军害怕中山军民反抗,仍忙于布防,未敢大肆抢劫.但日军仍到孙文西路、孙文中路一扰民.孙文中路之原中山县侨立医院,一日内被日军搜索三次,想搜出伤兵.10月10日,正当中山守军准备反攻县城时,日军突然仓皇撤退,并劫走中山县政府的全部档案卷宗和大批物资.史海钩沉侵华日军最高级别海军将领死在中山抗战期间侵华的日本最高海军将领大角岑生就死在中山.1941年初大角岑生来华,代表日本最高军事当局策划扩大战争.2月5日凌晨,大角一行乘“微风号”从广州起飞,在途经伶仃洋上空时遇到大雾,只能折回中山县境内准备迫降.当地中国军队袁带部(第12集团军挺进第3纵队)发现后,立即用密集的机枪火力进行扫射,“微风号”飞机坠落于黄杨山(珠海斗门)的山坳中,大角岑生的尸体落在断裂开的机具旁.(袁带为小榄永宁村人.1940年任第七战区第三纵队司令.1941年10月至1943年12月以游击司令身份兼中山县县长职.)